雪儿的初次

返回小说列表

 
 我叫陈东,今年四十五岁在一家国有企业工作,我的女儿陈雪儿今年十八岁,现在一家私营企业做企划工作。这几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儿相依如命,她从出世后就再没有见过她的妈妈,因为她在她出生之后不久就狠心的抛下了我们俩,跟别人私奔了,所以自她一出世就没有再见过她妈妈。而当后来我告诉女儿这一切时,她从内心里狠她,因此,在她脑海里就没有「母亲」这个词,只有我这个父亲。
  自从那个负心人抛弃我和女儿之后,我就一直和女儿相依为命。也许是因为我受到的伤害太深,我再也没有恋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我的宝贝女儿受到虐待,所以我再也没有成家,只是一心一意的照顾我的女儿,希望将来她长大成人后能有所作为。
  时间如流水,十八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原先那本来就娇小可人的小女孩现在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大姑娘了,容貌绝不逊色于任何所谓的美女,单位的同事们见到我女儿时总是用怀疑的目光审视我们,问我这女孩是不是我的孩子。
  随着市场经济的步伐越来越快,我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深厚的经济理论,成为一名证券分析师,经常为一些大企业策划上市、融资等计划。家庭的经济收入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于是我买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搬进新家的那天,女儿看着我说:「爸爸,我们的生活总算有所改善了。」
  看着女儿满脸的期望,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女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过上好的生活。」
  女儿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一把抱住我说:「好爸爸,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我紧紧的依偎在女儿的怀里,双手也搂住了女儿的腰。我们已多年没有这样亲密的拥抱了,不知道怎的,这次我把女儿搂在怀中和她小时候时有点不同,感觉到女儿的身体软软的柔柔的,身上还有一种醉人的香味,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下体也在悄悄的变化。也许女儿发觉了我的异样,轻轻推开了我,我也不好意思的走开了,但我在心中却渴望再一次的相拥。
  自从这天起,我发现自己对女儿的感情有了微妙的变化,总是喜欢和女儿亲近。我开始并不明白,后来我发现我对女儿的感情不仅仅是父女亲情,更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恋情,是男人对女人的感情,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
  女儿在我眼中越来越迷人,而我也不自觉的开始注意女儿的胸、腿,以及女人最神圣的地方。我总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知道对女儿这样的举动是不对的。直到有一天我在自慰时,脑海中竟然出现了女儿的倩影,我知道我以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尽管理智告诉我这样是不行的,然而情感就是这样,越是压抑它就越难以抑制。
  近日来我总是躲着女儿,女儿见到我神情恍惚,以为我生病了,问我:「怎么了爸爸,这两天是不是病了,不舒服?」
  我吱唔的说:「没……没事的。」看着女儿关切的眼神,我的心都快醉了,但想到自己可恶的念头,又觉得对不起女儿。在这种又敬又爱的矛盾中,我真不知对女儿从何说起。
  「雪儿你放心,我只是有点累。」
  「是不是工作太紧了?」
  「也许吧,哦,我去休息了。」
  我躲开了女儿的追问,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看见床头女儿的照片,难以抑制的情欲又激发起来。尽管我在暗骂自己,但手却拉开了裤链,开始抚弄已经勃起的鸡巴,而女儿性感的身体又浮现在眼前。这一刻,在我心中只有欲,一切的伦理道德全都抛之脑后了。在发泄完之后,我又骂自己混蛋。
  就这样在抑制与反抑制当中,我发现我已不能自制了,我开始对女儿的身体感兴趣,我知道我不能直接抚摸她,于是就对她的贴身衣物特别留意。
  有一次,我在浴室里看到了她的胸罩和内裤,一个念头涌上心头。我不能控制自己,于是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胸罩放在鼻端,一股沁人的幽香几乎使我晕倒,乳罩上微酸的汗味儿更使我的鸡巴一下胀大。
  我又拿起内裤,有点淡淡的略有些酸和骚的味道,我深深的吸了一口,ninilu期待你的到來下面的鸡巴已经快要冲破裤子了,我忘情的把内裤贴近女儿私处的地方放在嘴唇上,仿佛在深吻着女儿的阴部,一种极大的满足感使我不能控制,下面一泄如注了,没想到单是女儿的体味就足以让我射精了。
  「爸爸,在浴室里干什么?有事么?怎么进去这么久?」
  我更加窘迫了:「没事,肚子有点不舒服,现在好多了。」
  「是不是在外边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也许吧!」
  「你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吃零食,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
  我真想说:「我要吃你的阴部。」
  自此之后,我经常用女儿的内衣来自慰,有时还在纸篓里捡走女儿用过的卫生巾,只要是女儿贴身的东西,对我都有莫大的刺激。
  有一次,我拿起女儿刚刚脱下的袜子放在鼻前闻,同样有一股醉人的幽香,没想到女儿的脚也这样香。女儿的内衣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而内心深处是在急切的渴望得到女儿的身体。
  越来越强烈的欲望和感情的升华,使扣守在心中的伦理防线越来越脆弱。在潜移默化当中,内心里已经把女儿当成一个女人,而自己渐渐的在家中充当起大男人的角色,总是抢着干一些力气活。
  为博得女儿的放心,我开始早早回家做饭,由于近来女儿的学习很紧张,我总是在家中做好饭等她回来,好像一位体贴的丈夫,女儿对我也比已前有些不同了。
  这一天,我下班回来,见女儿正在家中,于是问道:「女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吃过饭了吗?我去做饭。」
  女儿微笑道:「不用了,今天我们去外边吃。」
  我疑惑的问:「为什么,有喜事么?」
  女儿笑道:「爸爸你怎么了,连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我豁然想起5月2日是我的生日。
  于是我们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很优雅,我们选了一个角落的位子坐下。我们要了一个套餐并要了一瓶红酒。
  以前女儿从没喝过酒,我也很少沾酒,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再者红酒的味道很好,不知不觉我们把一瓶红酒都和光了。开始还不觉得怎样,但后来感到头有点晕。这时想起了音乐,女儿的脸也红扑扑的很是迷人。
  听到音乐、看到舞池里的人在跳舞,我也心血来潮,走道女儿的面前伸出手说:「陈小姐,能赏光跳一曲吗?」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女儿瞪了我一眼后,居然站起身来同意了,我们在悠扬的乐曲中翩翩起舞。受到女儿的熏陶,我的舞也跳得不错。在幽暗的灯光下,我看见周围的舞者们都是面贴面的搂在一起,显然都是情侣,便在女儿耳边轻声说道:「女儿,你看我们像不像一对情侣?」
  女儿用目光斜视了一下,突然拧了我一把,悄骂道:「讨厌爸爸,你怎么能开你女儿的玩笑。」
  女儿那不胜娇羞的样子使我难以自控,我一把把女儿搂在怀里,女儿挣扎了一下,但在我强而有力的臂膀下渐渐放弃了挣扎,软软的贴在我的身上。女儿今天上身穿了一件紧身衣服,所以我能清楚的感到她胸前的乳房,女儿的乳房并不大,但却非常饱满。
  随着舞步,女儿的酥胸在我胸前轻轻的揉磨着,嗅着女儿身上肌肤溢出的香气,我难以控制心中的情欲,而酒精的作用也使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酒精与温柔的沉醉中。
  「女儿,你知道吗爸爸是多么地爱你吗?」我轻言在她耳边。雪儿没有说话,随着舞步滑动,我感觉她的脸很热。我不知不觉的轻轻的吻了她的耳垂。雪儿的身体遽然一颤,紧紧搂住了我脖子,我再一次吻了她的脸霞,她整个人似乎要滑入的怀中,像是没有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
  雪儿的脸变得红润,嘴里哼道:「爸爸,我也爱你!」
  我尝试着轻吻雪儿的嘴唇,雪儿有些不好意思,把脸转向一边,我固执的把她脸转向我,雪儿有些慌乱:「爸、我,不要……」
  我的心情荡漾,继续挑战女儿的嘴唇,这次雪儿并没有逃避,任我吻她的嘴唇。雪儿的嘴唇很红润,湿润润的,我轻舔着雪儿的嘴唇,雪儿紧闭双眼,似乎陶醉在吻的温馨中,我搂的更紧了,雪儿的胸口紧紧压着我,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是平时的加倍。
  我伸出舌头舔着双唇的中央,试图攻破防线,进入雪儿的内部。雪儿紧闭的嘴唇开始松动,我的舌尖已经插入雪儿的口腔,慢慢地深入。雪儿发疯般搂住我的头颈,头发散落两旁,双眼紧闭,迎接着我的进入。
  我的舌头在雪儿的口腔中打着转,在口腔内部搜索着,伸入雪儿的小舌底部,翻上,翻下,直打转。雪儿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舞场内的灯光逐渐又亮了起来,一曲终了。我意犹未尽的分开雪儿的双手,我从雪儿的口中收回我的舌头。
  雪儿的粉脸此时涨得通红,一下子挣开了我的怀抱,不安的看了我一眼说:「爸,你喝醉了,咱们回家吧。」
  但是在回来的路上,我仍然楼着雪儿的腰,象情人般亲密,也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也许是她被我刚才的一番挑逗,现在已意乱情谜了。互相搂抱着亲吻着走回了家。
  「雪儿回家后,我们好好洗个澡!让爸好好疼你!!!」
  「爸,你坏,坏,坏死了!」雪儿用粉拳擂我,我双手穿过雪儿的腋下一把抱住她,雪儿不依不饶。
  进了家门,我拉着雪儿进了洗澡间,关上浴室门,雪儿独自走到镜子前,我从背后靠近,从后环抱住雪儿的胸部。那种丰满似弹簧般的感觉,从女儿身上传来,一股芳香从雪儿的发间传出,我楼住雪儿的手不断搓揉,在女儿的双峰间游走,曾经是多少父亲敢想又不敢做的呢!
  我看着雪儿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在雪儿胸前的双手开始替雪儿解衣扣了,在衬衫被解开后,乳罩被拉掉后,雪儿变得光秃秃的,在父亲面前赤裸着。
  短裙的皮带已经被我松开,随着掉落在地的裙子,雪儿的内裤裸露在外,我毫不浪费时间,抱起了雪儿,把她放在浴池边,替她脱掉最后的掩饰,雪儿的下身已经全部呈现在我面前。
  女儿的裸体!光滑的皮肤,雪一般洁白的大腿,乌黑的阴毛聚集在肉屄的中央,丰满而坚挺的双峰顶端,含苞待放的乳尖,此时却塞满在我的口中,紧紧积在我的口腔中,压抑着我的呼吸。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无法不兴奋,我弯腰在雪儿的下身,雪儿的双腿紧闭着,我尝试分开她们到两边,叉开,再叉开,逐渐分成V字型,雪儿的腿光滑似玉脂,我狂吻雪儿的双腿,发疯似的捏揉。
  雪儿的口鼻间发出;「呜、呜……」的娇喘声。
  正在此紧要关头,突然「扑通」一声洗发水掉在了地上,,我从慌乱中惊醒,拉下雪儿的裙子遮盖下体,替雪儿扣上衣服扣子,雪儿坐在浴盆上,一声不吭,头发略见散乱,衣服扣子没扣好,上下颠倒了。
  我的头脑有些清醒,我暗地责怪自己,差点就……难道就在这浴室里草草了事,面对女儿的第一次就这么粗糙应付,就这样在这么凌乱的地方夺走女儿的贞肏?我略有后悔。
  我轻轻揽过雪儿的肩头,让头斜依在我怀中说:「雪儿,刚才觉得舒服吗?」
  「人家不好意思嘛,爸!你好坏……」雪儿越发害羞,头直往我怀里钻。
  「雪儿,你先洗个澡,爸爸去给你拿件睡衣。」我让雪儿调解水温,我回身离开浴室。在房间里,我翻出妻子的睡衣,挑了间性感的睡衣,在回到浴室时,雪儿已经准备洗澡了,「雪儿,出来的时候,穿这个就可以了,爸在你房间等你!」我把睡衣给雪儿,关上浴室门,先来到雪儿的闺房。
  我想了一下,又回到自己房间脱光衣服,仅穿了一套长睡衣,再次回到雪儿的房间,躺在雪儿的床上等她,数分钟后,洗完澡的雪儿进来了。
  那是我买给她母亲穿的睡衣,如今女儿也可以穿了。雪白的针丝睡衣,仅仅垂到臀部下面一点。透明的衣料根本遮挡不住女儿诱人的肌肤,这套睡衣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低胸,在胸前形成了一个凹陷,雪儿的一大半乳房裸露在我面前,试想有哪一个父亲看着如此性感的女儿站在面前可以不动心呢?
  我的大腿中心处,有样东西已经在开始慢慢充血,幸好宽大的睡衣能遮挡一下。我道:「关上门!」雪儿顺从的关上了房门,并从里面锁住了。「来,到床上来,到爸爸这里来。」
  雪儿略带娇羞,咬着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缓步走到镜子前,拿起梳子梳理头发。
  我爬起身,靠近到雪儿的背后,雪儿的发间传来的味道有些湿漉漉的,是刚洗完澡所特有的味道,飘进我的鼻间,从雪儿的身上传来的味道是少女的体香,是做父亲梦寐以求的味道,是可以让做父亲神魂颠倒的味道,让所有的父亲都想跪倒在女儿的大腿间的味道。
  我在也忍耐不住了,从背后箍住雪儿的腰,凑近女儿那乌黑亮泽的头发,狠狠地嗅着。雪儿那宽大的睡衣根本无法遮盖住半裸的胸口,我的手从雪儿的腰际慢慢往上,进入了雪儿的胸部,雪儿的乳房被我拿到了衣服外,双峰柔软无比,乳尖微微颤抖,我的手在雪儿的乳尖捏、揉、搓,时而轻抚,时而重捏,一会儿工夫,雪儿那乳尖变的硬起来,乳晕变的通红、肿胀,高耸的乳房此时变的更加诱人。
  此时的雪儿斜靠在我的怀里任由我疼爱,双唇微开,想要发出声音却似有些哽咽,雪儿变得柔弱无骨。我知道雪儿已无法控制自己,已深深陷入我的爱中,雪儿被我的一阵温柔,弄得兴奋无比了。
  想到这,我伸手到雪儿的膝弯,抱起雪儿把她放在床上。躺在床上的雪儿有些不知所措,双目紧闭、双唇微开、呼吸沉重,双腿紧紧靠在一起。我翻身上床,坐在雪儿的身边。
  雪儿已经完全乱了方寸,靠在我怀里的人已经变的滚烫滚烫的,雪儿已经进入兴奋状态了。我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庞,因酒精而泛红,更加显得娇艳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脸上就像是诉说「吻我」的表情,我的心不禁开始翻江倒海。
  这是打从我妻子走后,第一次对别的女人有了心动的感觉。此时酒精力量使得欲念从我心里迅速的占领我的身体的每个细胞,我低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雪儿的红唇。雪儿双手抱住我的脖子热烈的响应我的吻,不停的吸着我伸进她嘴里的舌头。
  此时的我已忘记我们的身份,现在的他们只是单纯的男女本能而已,我们只想拥有对方、占有对方的爱。什么伦理道德、乱伦禁忌,早抛在脑后了。我将雪儿抱起躺在床上,我们俩人在床上翻滚吻着,直到最后我躺在雪儿的身上才停止。
  我们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粘在一起,俩人的舌头依旧纠缠在一起。当我的嘴离开雪儿的嘴唇时,雪儿的舌头不由自主的伸出来追逐我的嘴。我看到后,开口吸吮着雪儿伸出来的舌头,最后也跟着伸出舌头和雪儿的舌头在空中纠缠着。
  我伸手开始脱掉雪儿身上的睡衣,雪儿则扭动身体好让我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我望着雪儿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丰腴白嫩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让我感觉到雪儿的肉体就像雕像般的匀称,一点暇疵也没有。我忍不住的吞咽下口水,伸手在雪儿丰满浑圆的乳房温柔的抚摸着。
  当我的手碰触到她的乳房时,雪儿身体轻轻的发出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难得的温柔。天下有多少父亲曾经看过女儿赤裸的下半身呢?
  我的手指轻轻的、缓慢的插入到雪儿的肉屄内,手指轻轻转动,轻插、轻拔。
  「舒服吗?」我问道。
  「啊……好舒服啊……爸……爸重点……啊……」雪儿低声发出浪语。
  我的手指搓揉在女儿的小屄口、阴唇、阴蒂上,然后逐渐加快速度。雪儿兴奋已极,口里不时发出低沉的喘气声。
  我坐到雪儿的侧面,拉过雪儿的手,引导女儿的手到我的大腿深处,我把雪儿的手隔着睡衣放在我的龟头上。今天我没有穿内裤,只有一套睡衣在身上,雪儿的手轻按了一下,变没有动静了。我知道女儿尚未经人事,不懂该如何伺候父亲,于是我拉着雪儿的手进入我下身游走,在鸡巴上轻抚。雪儿轻轻的握住我滚烫的龟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教导着她、引导着她,让她的手在我的龟头上上下搓动。
  我低下头去吸吮雪儿如樱桃般的乳头,另一边则用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受到这种刺激,雪儿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对方是她父亲,但快感从全身的每个细胞传来,让她无从思考。
  「啊……嗯……我怎么了?……喔……」
  我的吸吮和爱抚着她,使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小屄里的嫩肉和子宫也开始流出湿润的淫水来。我的嘴用力的吸着,含着,更用舌头在乳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断的打转着。另一边的乳房则大力按了下去,在白嫩坚挺肉乳上不断的揉弄,手指更在她的乳头,揉揉捏捏。
  一会后我的手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穿过光滑的小腹,伸到雪儿的下面,手指在肉屄上轻抚着。
  他的手指伸进雪儿那两片肥饱阴唇,雪儿的阴唇早已硬涨着,深深的肉缝也已淫水泛滥,摸在我的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粘粘的。
  「啊!……」
  雪儿的阴毛不算太浓,但却长的相当整齐,就像有整理过一样的躺在肉屄上。雪儿的阴唇呈现诱人的粉红色,淫水正潺潺的留出,看起来相当的性感。
  我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就是雪儿的小屄口了,整个阴部都呈现粉红的色调。我毫不迟疑的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雪儿的阴核,时而凶猛时而热情的舐吮着、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咬着那阴核不放,还不时的把舌头深入小屄内去搅动着。
  「喔……喔……爸……别再舐了……我……痒……痒死了……实在受不了啦……啊……别咬嘛……酸死了……」
  雪儿因我舌头微妙的触摸,显得更为兴奋。她口里叫着的是一套,而臀部却拼命地抬高猛挺向我的嘴边。我热血沸腾,我搂住雪儿,翻过雪儿的身子,把她放平放在床上,我般开雪儿的大腿,尽量往两边,得以更加广阔的露出女儿的肉屄。
  雪儿的肉缝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我翻身进入雪儿的两腿中间,挺立的龟头逐渐逼近雪儿的处女地,想要灌溉那片尚未被开发过的地方。
  我的龟头已抵在雪儿的肉屄上,我伸手握住龟头,轻轻敲打着雪儿的肉屄,龟头上下摩擦着雪儿的阴唇,雪儿的阴唇早已变得湿润,润滑液不断排出体外,仿佛在迎接我。
  龟头在雪儿的肉屄口搜索,最后定位在那片凹陷之处,我挺起龟头,微微向里,突破雪儿的表面,龟头已开始陷入雪儿的小屄,刹那间,我仿佛陷入沼泽中,那是一种似海绵般柔软却又似弹簧般紧凑的压迫感,是雪儿的小屄紧紧夹住了我的鸡巴。
  我继续前进,龟头被抵挡住了,我知道那是雪儿的处女膜了,此时,我兴奋无比,亢奋的、狠命的插入,「噗嗤,」全根浸没在雪儿身体里。
  「啊!……」雪儿无法忍受住那一瞬间的痛楚,面部肌肉扭曲,痛苦满面,泪水顺着脸两边淌下。
  雪儿的双手掐住床单,全身似抽筋般,那是少女被破身必经之路,我能感觉到雪儿的肉屄在一刹那的收缩,夹住我的龟头,我能感受到雪儿痛楚,那种肉屄想要紧闭,却被我的龟头塞满整个小屄的感受,无法收缩的阴壁,只能如此夹住我的鸡巴,那种从没有过的兴奋,此时却袭向我的心头。
  「爸爸,痛,求求你,拿出来,求你……呜呜……」雪儿哭叫道。
  「乖,雪儿爸爸停着不动,先休息一下。」我压倒在雪儿的身上,肌肉和雪儿的肌肤紧靠在一起,雪儿的乳房被我压在身下,柔软似水。
  雪儿的呼吸沉重,娇喘连连,雪儿的大腿想要并拢,无奈我的人在中间,雪儿只能稍微弯曲双腿,减少一些痛苦。
  压在雪儿身上的我,不断亲吻着雪儿的脸,偶尔吻雪儿的唇。过了痛苦状态的女儿此时正在恢复中,她开始主动迎合我,嘴唇迎了上来,合拢在我的唇上,四片合拢。
  深插入雪儿的小屄的龟头开始用力,我往外拔,龟头一动,雪儿的小屄毕竟太小,ninilu期待你的到來刚才狠狠地插入,导致现在一动,雪儿就没命的掐我。
  浑然忘我的美妙感受,激情而快感的波涛,让我浑身颤抖。下体阵阵的快感,迅速地将我的理性淹没了,此时的我,只是一昧地追求在这快感的波涛中激进,那还顾不得女儿的痛楚了,一下子拔出整个龟头。接着我挺起龟头,迎着雪儿的肉缝中间,淫水益处的地方,缓缓地把龟头插入,慢慢进入,这次雪儿响应了我,屁股朝上迎迎合着我的插入,于是龟头再次浸没在雪儿的肉屄里。
  我从上看去,我和雪儿已经完全结合在一起,看不见龟头,完全进入雪儿的体内,只有两片各自的阴毛此时紧紧靠在了一起,那是有血缘关系的两片阴毛啊!
  雪儿开始有意识的挺起臀部,便于我的深入,我在雪儿的洞口浅浅的插入,抽动两三下,然后猛地全根浸没。
  「啊!」雪儿浪叫着。
  龟头在女儿肉屄间来回捅动,雪儿的肉屄内充满粘液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那是多么美妙的感觉啊!
  雪儿的阴部越来越润滑,溢出的淫水顺着大腿跟部淌下,有些则粘在我们的阴毛,我两的阴毛此时融合在一起,分不清哪些是我的,哪些是她的了。
  我继续抽送着我的龟头,从雪儿的桃源洞口直至洞底深出,我由于太兴奋了,我感觉到我快射精了,为了延缓,我被迫停止抽送,龟头停在花心深处不动。

相关小说

请您牢记: WWW.SEMEIMEI.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