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楼菊星

返回小说列表

 

浣肠比赛实际上是一场赌赛,每次都设在淫楼的二楼大厅中间。和买马一样,玩家们可以对美女的屁眼进行押注。对她们的肛门里注射进相同容量的液体后,最后喷射的,就是冠军,射得最远的美女,同样可以得分。

此时的大厅上中间,站着六个身材、长相一流的妙龄女郎。

六个美女装着短裤,修长雪白的美腿分外迷人。她们的面前,立着一个大镜子。

”这次参加浣肠的有五个美女,蒲敏、赵春玲、李涓、文菁、胡菲、王豔。“罗奕站在大厅中间,对两旁坐着的几个老总介绍道:”她们六个不仅长得很美,身材也很接近。“

大厅中的几个客人在六个美女身上扫射了一道,果然,这六个女人都长得很美,美眸樱唇,长发飘逸,身材曼娜多姿,都是丰胸细腰,圆臀高翘。

在罗奕的安排下,六个美女站成一排,背对準两旁坐住的几位老总。

”怎麽样?“罗奕娇笑道:”爲了让她们的浣肠比赛更精彩,六个美女都是二天没有大便。各位老总,看好这几个美女的屁股,开始下注吧?“

”我下李涓,最漂亮的美女,二十万。“吴总呵呵笑道:”看着她的屁股就爽,夹得很紧。喝过蒲敏和赵春玲的红葡萄酒,各下十万。“又指着胡菲说道:”这美女的身材太迷人了,我看好她,十万。“

”吴总,我看胡菲的屁眼快被日松了吧,肯定不够紧。“简总是个胖子,在淫楼里参加过好几次浣肠赌赛了。

”吴总,最漂亮的不一定屁眼紧,换个注怎麽样?“

吴总哼了一声:”这钱我还消费得起。“

”上个月日过王豔,腰振不错,肌肉结实,屁眼久操不松,夹得很有力,我下十万。“简总数了数手中的筹码:”文菁我的屁眼我也干过,但可能被干得少些,浣肠比赛……我下十万。另外,“简总指着赵春玲说:”这美女屁股的曲线很紧,屁眼日起来一定爽,又是新来的,我下二十万。“

”好,有眼力。“铁基在一旁说道:”赵春玲肛交起来的确是爽。简总不妨试试。“

”把朱玉叫来,我下十万。“候总说道:”她身材娇小,屁眼紧夹,肯定会赢得这次比赛。“候总的眼光在面前的几个美女身上扫了一趟:”赵春玲,二十万,前几天才喝过她的红葡萄酒。“

”好。“罗奕走过去,接过三位老总手上的筹码,转身笑盈盈地说道:”那麽庞总呢?“

庞总是个瘦高个子,笑了笑说道:”蒲敏十万,李涓十万。文菁十万。另外,王豔十万。“

罗奕和铁基忍不住笑道:”庞总买得好保险。“罗奕一边接过他手中的筹码。

说着,朱玉也走了进来,她身材娇小,站在六个美女旁更显得小巧,可朱玉长得不错,紧夹的屁股的确引起了几位客人的兴趣。

”跟十万试试。“胡总又拿出筹码。

”吴总你呢?“罗奕问到。

”呵呵~我留点钱日你。“吴总的一句话引得大家大笑起来。

罗奕玉脸发红,娇羞不已:”吴总,你好坏啊!“

”我说的是真的,头次和候总跟你合唱了一曲。这次又想奸你了。“

吴总的话得到几个老总的附和声:”是啊,这麽漂亮,花瓣早该向我们开放了。“

罗奕站到了一边,挥了挥玉手:”各位老总,浣肠比赛现在开始了。“

大厅中间的六个美女在罗奕的指挥下脱光了衣服,分开站立,面向着那面大镜子,白花花的屁股对着各位客人。

”跪在面前横线上。“罗奕指挥到。

六个美女顺着面前的横线跪了下去,美女们长发披肩,半趴在地上,向后翘起雪白的屁股,露出臀间深谷,下面的花户墨毫丛丛,两片肉瓣凸出,桃花瓣门户关闭,圆耸丰满的双丘中间幽深流畅,菊花紧夹。

”好,老规矩,如果哪位爷爲上面的姑娘花费十万以上,可以免费玩一次。“罗奕说道。

”公司做庄,我也下点注。“铁基说:”李涓我下三十万,文菁下十万。“

大厅前面,七个美女,七瓣桃花各显特色,肉门微张,洞口紧闭,七个桃源洞分外迷人。在七个美女的阴穴上方,是六朵粉红或浅褐色的菊花,各个美女都是肛门收缩,屁眼紧夹,菊花蕾含苞未放,花纹紧皱,紧闭的小孔向上展露,羞答答的等待迎接有钱之人。

”好,开始。“罗奕宣布道。

牛家兄弟和林娜、陈雪、洪素素、何涓七个人手里各拿着一枝粗大的注射器,对準高翘起的七朵菊花,一头就扎了进去。

”喔……“美女们忍不住轻声呻吟,对屁眼里刺入的异物産生了反应。

后庭中,冰冷坚硬的针头顶开她们的肛门括约肌,插了进去。

紧接着,一股冰凉的液体沖入了她们的直肠里,七个美女不由自主地用力夹紧肛门,可这完全是徒劳,液体源源不断地从插在肛门里的注射器针口射入她们的肠道,被冰冷的液体一刺激,七个美女的直肠不禁开始抽搐起来。

美女身后的人缓缓地将注射器的活塞推到尽头,然后拔了出来。

罗奕宣告道:”夹紧屁眼,谁的屁眼夹得最久,射出的液体最远,谁就是冠军。可以得到百分之二十的分红奖金。“

”当然。“罗奕顿了一下:”谁最先排泄,谁就会受到惩罚,一次会被十个男人奸淫。“

不久,便意涌来,七朵细密的菊纹象花朵开合般,不断收缩绽开,分外吸引男人眼光。

由于灌肠液的刺激,美女们的直肠开始蠕动,而且越来越剧烈。似乎是肠子里有一只鼹鼠正在疯狂地寻找逃命的出口,灼热和火烫的感觉一阵紧接一阵地沖击着她们的神经。可是,七个美女谁也不敢怠慢,各自使劲地夹紧自己的屁眼。

胡菲的肛门前两天才被客人奸淫过。不一会儿,就看见胡菲皱起了眉头,呼吸变得异常急促起来,翘着的两片雪臀,开始不安地摩擦起来。

赵春玲跪在地上,仰了仰头,屁眼里的难受使她忍不住把玉腿在地上顿了几下。顿了左脚,又顿起了右脚。看得出来,赵春玲此时非常的不安和难受。但她两片屁股仍然紧紧地夹在一起,看不出有排泄的意思。

蒲敏轻轻地抚摸着小腹,眉头紧锁,两片雪白的屁股却轻轻地一开一合,不用多想,此时蒲敏的屁股有突破封锁的强烈愿望。

文菁的屁股较小一点,看得出来,她正使出吃奶的劲收缩屁股,两片雪白的玉臀夹得老紧,但她的脸上的表情却是最痛苦难受的,看得出来,屁眼里带给她的压力让她难以执久。

朱玉身材娇小,相比其它六个美女并不十分丰满,雪白的屁股高翘着,粉红的菊花似乎没有动作,但朱玉银牙紧咬地埋着头,脸上已冒住点点汗珠,不知道还能支持多久?

王豔身材高挑,趴跪在地上,大屁股最是显眼,黑森林中桃花微开,花瓣上方,藏在臀缝深处的浅褐色屁眼儿,像菊花般一收一缩,显示出王豔无比的紧张。

李涓长得最漂亮,美伦美奂的屁股让几个客人赞赏不已,标準的菊花此刻在雪白圆耸的股缝中收缩紧夹,她时而擡起头,轻轻扭动着娇躯,时而埋下玉脸,轻咬下唇,锁紧眉头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从大厅的大镜子里可以看到:七个美女紧蹙眉头,表情都异样的痛苦,直肠里翻江倒海也似的,偏偏要当着观衆夹紧屁眼,这感觉不仅难受,而且羞辱。

台上嘤嘤嗯嗯之声响起一片,七个美女都发出轻声的呻吟。

”噗……“的一声,胡菲首先”啊“地叫了出来。最先控制不住屁眼的美女,从菊洞里喷射出一股浊白色的乳液,过不了一会,渐渐地变成黄浊的了。

吴总不高兴地说了出来:”胡菲才支持这麽一会儿,这浣肠比赛她实在不配参加。“

受到胡菲的影响,”嗯,嗯……“,蒲敏玉脸绯红,无力地娇喘着,雪白的大屁股扭来扭去。略一松懈,便无法约束腹内的浣肠液,屁眼口压力略一减轻,汹涌的暖流顿时从肛门里奔涌而出。粉红的菊洞抽搐一样间歇收缩着不断喷射,奔出一米来远,腿间臀上粘满温热的稠物,有些还溅到脚上。

蒲敏菊花还在喷射,文菁的肛门也张开了口,乳液跟着喷出,射得和蒲敏差不多远。

”真不顶用。“简总歎了一口气,说道。

已经有三个美女出局了,剩下的四个美女高度紧张,眼角相互瞟着对方,额前纷纷冒出了汗水,翘着的屁股都在微微发抖,四朵菊花都收缩成一小簇不停颤动,显示出主人内心的紧张。

大厅里,几个美女轻声呻吟,但肚子里都传来轻微的的轰鸣声。

”排出来了……“王豔的脸胀得通红,喘息着痛苦地说道,眼里噙着泪,咬牙苦忍着。

仅过了数秒锺,”啊……“王豔勐地擡起头来一声惊叫,再也坚持不住了的她泪流满面,忍受到极限的屁眼终于失守,紧锁的菊肛像花蕾盛开,豁然翻卷开来,已经化成稀水的的软便夹着噗嗤屁响倾泻而出,随后唏哩哗啦连同尿液飞溅出好远。

”屁眼该被日烂。“庞总在一旁骂了一声,他押的几注,除李涓外,全部输掉了。

娇小的朱玉能支持这麽久,候总有些得意,可看着朱玉高翘的屁股中间,菊花颤抖,颤抖……几点乳白色的液体从怎麽也收缩不住的肛洞里淌了出来,顺着雪白圆翘的屁股流向大腿,紧接着,”嗯,嗯……“美女的口里发出一阵呻吟,朱玉的表情越来越难受,喘息也越来越急,终于,”啊……“朱玉擡起头来一声难受的惊呼,”哗……“的一声,朱玉再也憋不住了,屁眼终于开放,乳液如潮水一样喷射而出,手指粗的乳白色液体直沖向两米开外。

白色的乳液喷出一小股后,很快,”叭……“,菊门一开,和白色的乳液一道,一块黄色的硬块喷了出来,落在浊白的乳液液旁,分外显眼。

紧接着……一股黄色的粘稠液体狂喷而出,溅在大厅上,发着”扑扑“的声音。

大厅里的男人一齐大笑起来。

朱玉只觉心中的屈辱已到了极点,泪水澎湃而出,漱漱而下。

大厅里的几个男人都是紧张之极,在朱玉身上下了注的气愤不已,在李涓和赵春玲身上下注的客人对她俩的期望更高。

两个美女的表情都很奇异,又痛苦,又难受,香汗淋漓,银牙紧咬,憋得溷身簌簌发抖,展现在大家面前的两朵菊花不停地张缩,向外凸起又凹进去,凹进去又凸出来。全身吃奶的劲都聚集在屁眼上了。

”关键时刻,各位爷是否加注哟!“罗奕紧张地叫道:”要押注的赶紧。“

”李涓,我加十万。“吴总叫道。

”赵春玲,我押二十万。“庞总叫道。

”赵春玲,我加二十万。“候总也急忙说道。

”李涓,我加二十万。“铁基也开了口。

”好一场淫蕩的豪赌。“罗奕吐了吐舌头,心里想到。

一眨眼,筹码就被罗奕收去,衆人的眼光又回到眼前这两个美女的屁股中间。

李涓雪白的两片屁股高高隆起,中间的那朵粉红色的菊花也是花瓣一展一现,一凹一凸,肛门里面的东似乎随时都要破肛而出。而李涓此时是蹩紧玉眉,咬破嘴唇,尽一切努力地夹着自己美丽的屁眼,紧忍着急需解决的大便的感觉,不安地扭动着圆润美丽的两片玉臀,时不时的顿腿扭头。

”唔……嗯……唔……“李涓直肠里强烈的便意,使得她不停地娇喘呻吟,少女使出全身的力气夹紧屁眼,忍受住大便狂泄而出的欲望,直肠里痉挛的感觉,让她差点没晕过去,美女内心的羞耻感与屁眼所忍受的痛苦,让李涓使出了自己浑身解数。

几个男人望着最漂亮的李涓,她屁股中中粉红的屁眼紧促地一吐一缩,两片高耸圆翘的屁股一张一合,颤抖不停。而李涓此时美丽的脸庞,尤如红霞纷绯,羞愤难当而又痛苦不已。

李涓向旁看去,只见赵春玲也是银牙紧咬,急促地喘息,努力控制住胀得难受之极的屁眼,拼命地夹紧两片屁股,不让肛门失控。洞门紧闭,直肠里大股的乳液的压力下,粉红色的屁眼急促地不停张合,似乎随时就要破肛而出,菊花的遂渐开放,正显示出主人内心的焦急与肉体的痛苦。

赵春玲双股间那朵美丽的菊花吐蕊,渐渐开放,随着那花瓣的一张一合,赵春玲的表情越来越痛苦,难受的更紧夹了屁眼,加快了呻吟:”啊……啊……“,终于,菊花哆嗦了一下,花瓣舒伸,紧夹的肛门终于失禁,赵春玲再也控制不住,液体争先恐后地从屁眼跑了出去。

”噗……“的一声响动,液体如潮水般从开闸的屁眼中汹涌如出,一条水龙直喷出两三米远,接着,从赵春玲肛门出来的黄色之物越喷越大,大便在肛门的吞吐下和乳液一起喷了出去,乳液,也变成黄浊的顔色了……

”呜……呜……“耻辱的泪水流过赵春玲美丽的脸庞,那表情说不清是在哭,还是在笑,是痛苦,还是耻辱。赵春玲耸动着香肩,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而高翘起的美臀正颤抖着,从中间的小洞中不停的喷射着黄色的乳液和大便的溷合液体。

没到半分锺,抽泣的赵春玲就听见身边带着哭泣的”啊……“的一声尖叫,似乎是旁边的李涓也夹不住了,赵春玲含泪扭头望去,只见李涓痛苦的咬着嘴唇,发出一声哀叫,雪白的大屁股一颤颤的抖着,优美的曲线迷人之极,高高隆起的屁股中间,紧夹着的那朵菊花含苞怒放,褶纹展开,菊花孔道向上喷出一道强有力的水柱,白中带黄,直射出两三米远。

”呜……呜……“李涓已是泪流满面,趴在地上,呜呜地抽泣着,丰满高翘的双片屁股中,开放的屁眼里象失去控制的水站,再也关不住闸门,一股股的乳液夹杂着黄色的稀便,从雪白的双丘中间,美丽的菊花蕊中,向上射出老远。

”哗……哗……“李涓全身花枝乱颤,紧跟着赵春玲的喷射,最后一朵,也是最漂亮的菊肛忍受不住说不出的憋闷感觉,终于射出直肠内封锁已久的大便和乳液,一股浅黄色的液体,射得比赵春玲更高、更远。更带着几小块的黄色粪便,从李涓的肛门里喷到一边,分外醒目。

……

大便的隧道通畅了,可带给几个美女的屈辱却让她们个个泪流满面。

”好,最后一个喷出的,李涓。射出了三米远,比赵春玲还远。“罗奕兴奋地宣布道:”本次浣肠比赛的冠军:李涓。第二名:赵春玲,2.5米,第三名:朱玉,2.1米。押其它美女的,筹码全收。“

罗奕从林娜的手中接过一束灿烂开放的菊花,捏着花枝,向李涓展放的屁眼中插了进去:”冠军的菊花里插上菊花。“

”啊……“李涓痛得一皱眉头,那束菊花直插入肛门深处,粉红的菊肛花纹微张,插在在美女的雪白圆翘的美臀中间分外醒目。

一束菊花插在李涓深幽的峡谷中,从屁眼口到肉缝、雪臀上还带着点点秽物。

李涓娇羞不已,玉脸绯红,美目含泪,听从罗奕的指挥,束好乌黑的长发,挺起两个高耸圆润的淑乳,跪在地上,后臀高高翘,少女面露羞涩,玉手掰开两片丰满雪白的屁股,展露出少女最羞耻的所有部位,摆着最淫贱的姿式,让大厅里所有的人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嚓、嚓……“林娜在一旁照着相,林二扛着摄像机,已录下了比赛的全过程。

这是淫楼和李涓等美女最好的广告。

”好,冠军有百分之二十的分红。“罗奕带着淫笑对李涓说道:”李涓,恭喜你,挣了十多万。“

李涓的屁眼里插着鲜花,表情说不清是哭还是笑,是舒服还是难受:”哦…罗姐,屁股的感觉有点……“

”好了,李涓,你还是第一次参加浣肠比赛,真厉害!“罗奕笑着说:”我知道你的屁眼是第一流的,插上冠军的菊花,你还得爲支援你的贵客服务。“

李涓蹲起身来,埋着头蹲了一会儿,伸手拔去插在自己屁眼中的菊花束。站起身来,一拐一扭地走向押注最高的铁基,雪白的美臀疯狂地喷射了液体,屁眼中说不出火辣辣的痛苦和胀闷,仍然还带着一些已经拉不出来的大便感觉,怪怪的,所以李涓走起路来的姿式也是怪怪的,看得大厅里的男人会心地一笑。

”各位老总的押金都在十万以上,所以……“罗奕美貌的脸上带着淫蕩地笑着:”台上的几个美女,各位大爷可以任意地搞,把自己亏本的发泄出来。“

”日你可不可以?“简总淫笑地说道,眼睛里射出的欲望就想把罗奕身上的衣服全脱光。

”简总,改天给十万元就行。“罗奕嘴角带着一丝轻蔑和蕩笑:”今天你可以玩你押错钱的美女,不再付费。“

”呵呵~~最漂亮是李涓,只看她的身,屁股的曲线那麽美,就知道她的屁眼是极品了。“吴总懊悔地说:”可惜没有全押上她。“

”五十万,输得精光……“候总咬牙切齿:”朱玉、赵春玲……我要让你俩的屁眼开花,大便都拉不出来。“

”简总……“吴总调侃道:”你这麽有眼光,可惜没押上李涓。输了几十万吧?“

”你呢?“简总一脸愤怒:”除了李涓,个个都得输。“

”亏得不多。“吴总笑了一下:”还可以日一下,发泄一下嘛!“

”好,吴总。“庞总淫笑:”给她们的屁眼里灌上水再日。“

”好主意。“吴总和候总兴奋不已:”罗奕,叫人给她们浣肠我们再日。“

”几位大爷真会玩。“罗奕美豔的脸上一阵苦笑:”牛家兄弟,给她们再浣上五百CC。“

这次浣肠比赛和大溷战,带给淫楼的百万元的收入。看着几个美女浣肠后的表情,铁基却不由得笑了。

吴总把龟头顶了胡菲的屁眼上,略一沖刺,便挤了进去,吴总忍不住骂道:”MD,屁眼果然是松的,贱货。肛门被日过N次了,浪费了我十万。“吴总一边把阴茎使劲地向胡菲的直肠里推送,一边在自言自语地说道:”后悔没听简总的评价,看来胡菲这朵菊花被简总日得很有经验了。“

胡菲却很有肛交的经验,一边收缩屁眼,使劲地夹紧吴总的鸡巴,一边在口中不停地浪叫道:”啊……爽啊……喔……痛……“希望吴总早点出精,结束肛奸。

吴总忍不住轻轻一笑,知道胡菲对肛交的确很有经验,对于这个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身材一流的美女,把阴茎插在她的屁眼里,是任何男人都不会轻易拔出的。于是抱住胡菲的屁股,长拉长送,直进直出,在胡菲的肛道里奸淫起来。

奸不了一会儿,胡菲停止了浪叫,忍着痛皱紧眉头,开始呻吟了起来,吴总的那根大鸡巴,长度和直径都超过了胡菲的想像,真是胡菲这几年来被肛交中遇到的超级重器。

”喔……喔……“胡菲低声地呻吟着,双手扣着地板,下身紧张之极,久经沙场的屁眼遇到超级大货,一样的是裂开般的痛,还夹着刚才浣肠般的便意。

胡菲肛门的括约肌在肛交下一松一紧地箍着阴茎,像鲤鱼嘴般吮啜,一吸一吐,舒服的快感自然让吴总抽送加剧,越战越勇,大鸡巴如同开山辟路,下下到底。直干得胡菲在浪叫一阵之后,已转爲低声痛苦的哼哼。

吴总的阴茎被夹得紧紧的,胡菲的肛口如一个肉圈紧箍着那根口径粗大的玩意,肉棒如一条长蛇,深入腹地。却被胡菲久经沙场的肠道紧紧包住,刺激的摩擦和美女不顾疼痛,熟练的动作配合,声声娇喘的呻吟,让吴总的分身又胀又酸,爽得不行,却有种忍不住要射精的感觉。

胡菲趴在地上,后臀高翘,屁股在男人的控制之后任意玩弄。抽送几十下之后,美女的肛门已遂渐熟悉了吴总阴茎的大口径,屁眼的痛苦已慢慢开始减少,胡菲扭动着骚臀,擡起头来,又开始浪叫了起来。一对雪白的乳房象灌满奶水似的,前后晃动个不停。

吴总松开握住小腰的手,握住胡菲丰满的乳房。下身抵紧胡菲丰满柔滑的两片屁股,阴茎深深陷入胡菲的后庭之中,大龟头直达直肠深处,分身在胡菲身体中最肮髒,却也深受男人欢迎的神秘之处,感受着美女后花园的美妙。

”啊……啊……“正在胡菲婉转娇喘,吴总要射不射之间,”叭“的一声,旁边的罗奕抽出插在蒲敏屁眼里的注射器:”吴总,蒲敏的屁眼里注射了500CC。你可以玩了。“

蒲敏躺在吴总的身旁,玉体如一个大字敞开,玉峰高耸,双腿分开,下腹下芳草如茵,中间桃花盛开,溪水点点。屁眼里在浣肠后又刚被罗奕灌进乳液,这样让蒲敏银牙紧咬,紧紧收缩着股缝中花苞似的小洞。

”滋……“的一声,吴总从胡菲的屁眼中抽出了鸡巴,胡菲顿时后庭空虚,酸胀痛麻的感觉快速地消失,趴在地上尤自喘息不已。

吴总一个跨步,沖到蒲敏面前,大鸡巴对準蒲敏的桃花瓣,屁股一顶,就着洞口的春水点点,大龟头破穴而入。

”啊……啊……“蒲敏扭动着长发,娇躯一阵颤抖,随着吴总那根大鸡巴在她的桃源洞里抽来插去,两片阴唇迎着鸡巴吐着春水,毛蟹一张一合。在桃花洞下面,蒲敏紧夹的小屁眼一收一缩,在奸淫下再也无法紧夹,抽送中情不自禁地喷射出一股股的浣肠液体。

”噗叽……噗叽……“,从蒲敏屁眼里喷出的液体,把她两只玉腿前面射湿了好大一滩。

”叭…叭…“旁边传来如同打桩的声音,蒲敏回眼看去,候总躺在地上,朱玉正骑在他的身上,小小的阴穴里含着候总的大鸡巴,一上一下。被候总抱着小腰日来弄去。朱玉美丽的脸庞上双眉紧锁,乌黑的长发飘来蕩去,娇小如玉的身躯在性交下不安的扭动。口里”嗯……啊……啊……“发出说不清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呻吟,而从朱玉那朵粉色的菊孔中,正一吞一吐地冒着乳液,滴答在候总的大腿上。

候总毫不在意,只管一耸地翘地奸淫着朱玉的阴道,下下直达子宫,干得朱玉口中哭叫不已,阴穴中淫水菲菲,后庭的浣肠液却在阴道的颤抖中不停地冒出。

一旁的简总,也把赵春玲按在地上,500CC的乳液从罗奕手中注入赵春玲的屁眼后,简总握住自己的鸡巴,把它送入了赵春玲胯下茂密森林的中心,插入桃源洞口。

随着阴茎的抽送,两片肉唇张合的迎送着到访的客人。干不多时,赵春玲如同蒲敏一般:”啊……啊……“地呻吟着,屁眼一张一合,随着鸡巴在阴道里一抽一送,阴穴里春水涛涛,如同一片汪洋大海,”吧叽……吧叽……“的和大肉棒亲密接合,下下直达子宫,肉棒的每一深入,让花蕊深处一阵颤抖,而赵春玲屁股间那朵粉红的菊花,就情不自禁地向外吐着白色的乳液。

”吧叽……吧叽……“过不了一会儿,赵春玲张开的双腿间已被自己肛门里浣入的乳液喷得白花花的一片。

”好穴……好穴……“简总一边干着赵春玲的阴穴,一边开口赞道。更不理会赵春玲的胯下是屁眼喷出的乳液。

王豔的屁眼里也被罗奕注入了500CC乳液,庞总躺在地上,阴茎刺入王豔的阴道深处,毫不留情地东插西抽,王豔难受地扭动着腰肢,用自己最拿手的腰振来待候着庞总的阴茎,可屁眼里的感觉,却是让她无法忍受,难以控制。不到两分锺,在腰振的同时,王豔的屁眼里就流出了乳白色的液体,顺着阴穴和一双玉腿中间流到了地上。

文菁的屁眼也没被閑着,铁基把她按到椅子上,玉臀翘起,铁基亲自拿起注射器,把乳液刺入文菁那朵浅色的菊蕾,然后抱起她的柔腰,握住自己的鸡巴插入文菁紧窄的阴道。一边来回沖刺,一边欣赏着文菁痛哭声中屁眼里不停张合,吐出的乳液顺着玉臀流到腿下。

”啊……“朱玉的叫声渐渐急促起来,声音渐渐变高。候总急速的抽送,让她屁眼里喷射得更快、更远。紧接着,候总一声惊呼,大龟头抵住朱玉子宫,千万精液噗噗在射入了朱玉的阴道中。

庞总向着候总一笑,继续奸淫着王豔的小穴。感受着王豔号称一绝的快感,在自己阴茎对美女的奸玩下,更欣赏着王豔富有弹性的屁股中冒出的一股股的乳液。

候总对输了二十万愤怒不已,在朱玉的阴道里射过精后,来到赵春玲旁,这时简总在地上已翻了个身,平躺在地上,让赵春玲骑在自己身上接受奸淫。

候总一手拿过罗奕手中的注射器,对準赵春玲丰满圆翘屁股的中心,刺了进去,针管在赵春玲的肛道中,又毫不怜香惜玉地注射进去500CC乳液。

赵春玲极品的屁眼依然紧闭,可候总却掏出了自己的大鸡巴,握住阴茎把龟头抵到了赵春玲的屁眼口。

”啊……好难受……呜……呜……呜呜……“传来了赵春玲的惊叫声和哭声,随着候总下身的用力,大龟头刺入赵春玲的肛门中,顺着乳液的润滑,一鼓作气,阴茎深入赵春玲的直肠中。

被这样的肛交还是第一次。赵春玲腹中注满液体,在直肠中翻来滚去,难受之极,屁眼裂开般的疼痛,直肠深处残留的一点大便在候总插入的同时几乎失控而出。赵春玲咬紧银牙,玉眉紧锁,长发难受地摆动着,阴穴和屁眼里同时插入两个男人的鸡巴,而且屁眼里被注入了数百毫升乳液,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和辱耻,让任何美女都难以忍受。

爲了夹紧屁眼,赵春玲趴在了简总身上,丰满柔软的乳房压在简总的上身,美丽的脸庞痛苦地扭来扭去。阴道里被简总的阴茎占据,一片汪洋,屁眼里被候总堵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而隔着一层肉膜被两根阴茎奸淫,更是让赵春玲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简总的每一次抽送,都让赵春玲阴道深处的花心颤抖不已,春水泛滥;而后庭中,候总的每一次向前进入,裂开般的疼痛中夹着胀胀的感觉,肉棒带着浣肠液向直肠最深处推动,让赵春玲情不自禁地夹紧屁眼,控制大便,这感觉让赵春玲的直肠都在颤抖,说不出的难受和痛。而候总鸡巴每一次向外退送,浣肠液就顺着肛道向阴茎流动,这感觉让赵春玲感到直肠中又一阵难以忍受的空虚和酸麻,只想把所有的液体和大便向外排出,却又无可奈何地夹紧屁眼,防止失禁,也是说不出的痛苦感。

”啊……好痛……好胀……好难受……“赵春玲欲仙欲死,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任其奸淫。忍不住泪流满面,张口痛哭。楚楚可怜的感觉却更让男人性欲高涨,一前一后,日得更凶了。

奸淫中,赵春玲的屁眼里在肉棒的进出发出”滋……滋……“的水响和”叭……叭……“候总下身撞击美女屁股的声音。

候总的肉棒把赵春玲的肛门口堵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粗长的阴茎一次次向肛门深处挺进,直肠里酸胀和疼痛的感觉如潮水般涌到赵春玲脑顶,让她全身颤抖,如遇雷击;阴茎回抽,潮水般下退,赵春玲又全身瘫软,被堵塞的屁眼口只想喷射如注,吐出肠内的液体和那根让她痛苦的肉棒。可粗大的阴茎把赵春玲的菊肛堵得水泄不通,憋闷着在里面抽送。

”啊……痛……想要大便啊……求求你……难受……痛……“又痛、又酸、又胀的感觉让赵春玲银牙紧咬,玉眉紧蹩,扭动着娇躯,趴地简总身上无力的哭叫。全身已是香汗淋淋,下身的两个肉洞同时被奸更让赵春玲感到羞愤难当。而赵春玲的肉体带给两个客人的却是美妙无比的快感。

简总的鸡巴也不停挺动,配合着候总一进一退,颇有节奏感地顶来日去,龟头频频刺入花心。候总长扯直送,每一下必顶紧赵春玲丰满圆翘的屁股,在滑熘熘的紧窄隧道中逆水而行,浣肠肛交,带给候总的是前所未有的舒畅感,但后庭毕竟要紧得多,候总抽送数百下后,忍不住大叫一声,一挺下身,肉棒齐整整地插入赵春玲直肠深处,下身紧顶赵春玲屁股,不留一丝缝隙。

”啊……“赵春玲一声惨呼,阴道被简总的大鸡巴抵住花心,后庭中被候总深深插入,直达直肠。屁眼里浣肠液向小腹挤压,只想排便。肛门口火辣辣的痛,再也无力箍紧男人的肉棒。只感到屁眼中精液如满弦的弓箭般射出,射进浣肠液中,有力的打在柔软的直肠隧道深处。只打得赵春玲一阵意乱情迷,差点没晕过去。

”哦……“简总一声低低的沈呼,插在赵春玲前端阴道中的龟头也开始了喷射,如一杆高压水枪,浓精射击在赵春玲的花心深处,只喷得赵春玲子宫一直乱颤。

双枪齐射后带给男人无比的享受,简总和候总相视一笑,简总的阴茎软软的离开了赵春玲的阴穴,带出的是两片肉唇中浓浓的一股浊精。

候总却握住自己的粗长的阴茎,慢慢地拔出了赵春玲的肛门之中。

”啊……呜呜……“候总的大龟头刚一离开赵春玲的屁眼,难受的闷胀和疼痛让赵春玲再也无法夹紧屁眼,不自禁的一声惨呼,象香槟酒的瓶塞被拔出,”噗……“的一声闷响,如同手指头粗的浊黄色乳液,夹杂着几块硬硬的大便,从赵春玲屁股中那朵美丽的菊花中喷射了出来。

尽管候总有所準备,小心翼翼,但仍被这股带着一丝臭味的液体射了了鸡巴上。紧接着,一股股已成浊黄的浣肠乳液从赵春玲颤抖的屁股中喷射而出。

”婊子……“候总有些愤怒:”果然是两天没有大便,还害我输钱。“一手拉住赵春玲的头发,就把沾着赵春玲屁眼喷出的液体的肉棒送到了她的嘴边。

”呜……呜……“赵春玲趴在地上,噘着沾满秽物的屁股痛哭不已,肥硕的屁股之间粉红色的菊花蕾经过数次的浣肠和候总的蹂躏,已经成了一个小小的浑圆的肉洞,四周沾满了亮晶晶的水珠,微微翕动着,显得无比诱惑和淫秽。

赵春玲嘴中含着候总的阳物,一股腥味直沖口鼻,又是一番苦楚,想要挣扎,但是先前受了极大折磨,已是无力抵抗,无奈之下,只有张开红唇,羞涩地吸吮起肉棒来。

火热的肉棒在赵春玲的口中耸动了一些时间之后,候总的肉棒已无法持久,马眼爆发,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赵春玲口内,赵春玲柔顺地将候总的肉棒含着,不断地吸吮,吞下喷出的全部精液。

……

铁基在这次浣肠比赛中,是最大的赢家,干过包括李涓在内的淫楼所有小姐的的屁眼后,他知道,李涓不仅是这里最漂亮的小姐,屁眼和小穴干起来,也是最爽的。紧夹的屁股中那两个肉洞带来的快感,几乎是无与伦比。而李涓肛门里紧凑的感觉,给予他这次浣肠赌赛中押注的信心。

李涓天仙般的面庞,魔鬼般的身材,雪白圆翘的一对屁股瓣,紧夹的曲线,淫楼的美女没有谁能比得上。在铁基所奸淫的美女中,可能只有他的二奶付冰相差不多。

铁基在文菁的屁眼吐完浣进的500CC肠液后,就抱着了李涓来到大厅的一角。此时,他握着李涓两个白里透红,似乎捏得出水的奶子,一手一个,使劲地搓揉了起来。

李涓美丽的脸上露出痛楚之色,不安地在铁哥怀里扭动着身体,轻声地呻吟着。

望着李涓双腿中间隆起的细长裂缝,中间是那朵成熟得裂开的粉红花瓣,外面芳草凄凄,露水点点,里面是李涓的桃源洞穴,风光无限,好美好嫩。看见李涓这样的美穴,铁哥的大鸡公已飞出裤档,从鸡头到鸡身都兴奋地膨胀,鸡巴已硬得象铁棒一样,紫红色的大龟头对準李涓桃花瓣中的花心,顺着滑滑直流的淫水,使劲地向里插了进去。

”啊……“李涓一声呻吟,小穴里被填得满坑满谷,好充实,也好舒服。

铁基的大鸡巴果然够份量。

”坐在我的身上。“铁基抽出插在李涓屁眼里的肉棒,坐到了椅子上,又粗又长的鸡巴高高翘起,紫红硕大的龟头昂首怒展。

李涓叉开双腿,背向着铁基坐了下去,双手分开自己淫水点点的桃花瓣,对準铁基高高翘起的大龟头就要坐下去。

铁基笑着摇了摇头,握住自己的鸡巴向李涓的屁股后面移了一截:”这里……“

大家一起来推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相关小说

请您牢记: WWW.SEMEIMEI.TV